龙南县 于田县 石柱 图们市 邢台县 稷山县 历史 龙南县 手机 古交市 桑日县 玛纳斯县 陆良县 南康市 景洪市 太仆寺旗
定南县 合山市 平远县 修文县 琼中 石城县 大庆市 澜沧 铁力市 秦皇岛市 泸州市 茌平县 太原市 英德市 井陉县 益阳市 四子王旗 宁海县 内江市 丰原市 三明市 民丰县

教育声誉输给了升学声誉

原标题:教育声誉输给了升学声誉

近日,网传西安中学发布一则整治“男女生非正常交往”的公告,引发众多学生和家长吐槽。

该校一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二学生表示,学校已经开始对“非正常交往”的男女生进行严厉查处整治,“班会里说的社交距离就是1.2米~3.6米。男女生单独走在一起,距离小于3.6米就被嫌疑非正常交往。要是肩并肩单独走在校园里或者校外,肯定被抓。(现在男女生)正常说话都受影响了。”

不出意外,在新闻媒体报道后,当地教育部门会叫停这所学校的整治行动。因为这一整治行动的荒谬显而易见。可是,叫停之后,学校可能丝毫无损:出台整治规定的校领导不会被追责,该校是当地的“名校”,会依然是“名校”,“声誉”不会受到什么损害,来年学生(家长)还是会追捧报考。也就是说,出台变态校规,在一个珍惜教育声誉的环境中,这会是巨大丑闻,会对学校教育声誉带来严重损坏,校长可能会因此引咎辞职,而当教育声誉不在,只把升学业绩作为学校声誉时,学校追求“升学名校”而非“教育名校”,损害教育声誉的行为就变得无关痛痒,只要有升学政绩,学校就坚挺不倒。学校没有教育声誉、教育尊严意识,也不把教育声誉放在眼里,这是变态校规层出不穷的根源所在。

哈佛大学前任校长萨默斯,因在一次论坛上提出“女子学理逊于男”的论调后,被该校文理学院教授发起不信任投票,表示对他的领导能力“失去信心”,这成为其最终辞职的原因之一。而与我国一些学校公然出台变态校规,公开进行有违学生健康成长的整治行动来说,萨默斯的言论就是小巫见大巫。可是,近年来,媒体接连报道我国一些大中学校出台类似变态校规,可却没有任何学校领导因此而被追责。反而,还有学校学习、借鉴,变着法子在学校内进行整治行动。

只有一所学校有教育声誉,才会对违反教育规律的行为,极为敏感。一旦有涉及违反教育规律的行为,就可能成为学校的巨大丑闻。像高中把男女生并肩行走都视为不正常交往行为查处,表明这所学校的校领导,根本不懂教育,不懂如何对学生进行人际交往引导与情感教育,或者让人不相信其懂教育,这会令校长陷入信任危机。

但某些大中学校这样做了,除了引来学生、家长和网络吐槽外,并不会令学校领导陷入信任危机。原因在于,由上级行政部门任命的校长并不真正对教育负责,对师生负责,而是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只要能拿得出令上级领导满意的办学政绩,办学是不是遵循教育规律,是不是侵犯学生合法权利,并不是校长以及上级部门最为关心的事。另外,学生、家长并无参与学校事务的权利,因此,吐槽并不能改变什么,如果吐槽能引起媒体报道,可能产生一定的舆论监督所用,而如果吐槽引不起媒体关注,基本就属于“白吐”。当前,普通变态校规已经难以引起媒体关注,只有变态程度高的才会得到报道。

也就是说,在学校实行行政治校的办学环境中,学校办学并不追求教育声誉,而是追求教育政绩。怎样能出教育政绩,学校就采取相应的办学、管理措施,可不择手段,完全无视教育声誉。这和教育家办学是完全不同的追求,教育家办学,会十分重视每个学生的人格健全,会把教育声誉视为学校生命。对一所根本不在意教育声誉的学校,讲要遵守教育规律,是极为困难的。往往,学校领导还会以这是为学生好来解释为何出台规定,进行治理。只有办学者有内生的重视教育声誉意识,才会时刻审视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教育规律。

因此,如何让学校办学重视声誉,是减少直至杜绝变态校规的关键所在。而要让学校重视教育声誉,需要推进学校从行政治校改革为教育家治校。首先,我国应该切实取消学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实行校长公选,中小学建立真正的校长职级制,促进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其次,学校内部要实行分权治理与民主管理,重大的办学决策,关系所有学生具体权益的校规制订,应民主决策,不能就由学校领导拍板,再用行政力量强制推进。


责任编辑: 梁红玉